污金

关注我的小可爱戳进来看看~

纯写手,吃杰埼,all出(偏心欧出轰),all27,all新(主琴新),尼吉,主角总受党,基本上不吃不是主角的受,有的话那我对那个角色可能是真爱(目前没有)

经常躺在冷坑和xie教中出不去,比如杰埼(光头受xie教),比如伏黛(跨次元的bg恋),比如说琴新,欧出(冷到没朋友)

以及!!!打死不吃逆cp和对家(切爆,轰爆,爆轰,6918之类的)【划!重!点!】,别和我提,我会让你原地爆炸●v●

开学了周一至周五基本不更新,周末心情好更2-3篇,正常1篇

[轰出胜出欧出]我会分手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

又名:全世界都以为他们恋爱了,然而当事人毫无察觉。   
      完结章!!!
    ♤时间在所有破事儿都接受后,敌联盟的事全解决。
    ♤轰出,胜出,欧出,雷者勿入。
    ♤私设英雄榜No.1人偶,No.2焦冻,No.3爆杀卿。
   ♤欧尔迈特还在雄英当老师,依旧有很多人崇拜他。
    ♤bug:不会有路人粉丝对英雄进行骚扰或要签名,就当做英雄协会对市民做出的规定好了,禁止影响英雄们正常出行活动什么的。
     ♤觉得会ooc,因为恋爱使人ooc。
   路人君杀青了,这篇没他戏份了,本篇是个四边形,cp洁癖者勿入cp洁癖者勿入cp洁癖者勿入!!!
——————————————————
      烟花在头顶的夜空中炸开,划出绚烂的轨迹,留下美丽的倩影。
     “喂——!这里!”丽日大喊到,向远处的绿谷,轰焦冻和欧尔麦特招着手。
      “好慢啊你们,烟花大会都开始了。”上鸣看到三人走过来,笑嘻嘻地说到“爆豪都等不麻烦了。”
      “啰嗦!”爆豪忍住怒气,扒开对方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饭田推了推眼镜,蹙眉,认真地说到“你们两个怎么这么迟才来?而且来之前连浴衣都没穿,还是丽日同学和你们视频通话了下,才知道的。太轻率了!浴衣可是夏日庆典的大特色。”
      “抱歉,饭田同学,我是任务结束后才收到咔酱发来的消息说要聚会的,他完全没说要穿浴衣啊?”绿谷疑惑地望向自家幼驯染。
      “哼!关我什么事。”爆豪心里不爽,谁tm会让你们看到这家伙穿浴衣的样子!
       “嘛嘛,看样子是爆豪君没通知到位啊kero,不过饭田你竟然让爆豪同学通知他们两个.......”小梅雨沉默了下“这样的话,那轰同学你该不会.......”
  .     “啊,我没收到通知,原本不知道有聚会,不过执行任务的时候碰到绿谷了,所以就一起过来了。▼_▼”轰焦冻举起手机给他们看,瞥了一眼爆豪胜己。
        “是啊,咔酱你怎么可以这样,要好好通知我们两个人啊,怎么说也是a班难得的聚会啊。”
        哈?这个家伙竟然为了阴阳脸指责我?!“啊——?你有意见啊废久?”
        “没,没有......就是觉得.....”虽然很多年过去了,绿谷不像从前一样害怕爆豪,但是对于自家幼驯染露出那一贯的凶神恶煞的表情时,他还是会下意识的缩缩脖子。
        “既然都通知我了,通知下轰君也没什么吧。”绿谷小声嘟囔了句。
         只不过这话大家都听见了——喂喂绿谷,全班大概除了饭田这货也就只有你不知道为什么爆豪这么针对轰同学了。
      “嘛嘛,大家别闹了,一起来分下烟花吧,毕竟这才是今晚的主题。”八百万觉得自己作为副班长还是有必要在班长派不上用场的时候就下场的。
       老实说她也蛮怕这几人聚在一起变成修罗场的(๑•ั็ω•็ั๑)
       “好耶,我都等不急了!我要仙女棒!”
       “终于可以放了吗?仙女棒来来来!!”切岛和上鸣在某种地方还真是意外的一致呢。
       八百万示意常暗拿出袋子“大家挑自己喜欢的就好啦!”
    “好耶!仙女棒被我承包了。”
    “滚吧你,就你那形象适合拿仙女棒吗?”
    “有没有稍微大点的烟花炮啊,老早就像试试了。”
    “我就不必了,赶着去撩妹呢。”
    “小峰田这样可不好哦kero,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你还想往哪去撩妹kero。”
    “啊!小胜你别抢我选的烟花,那边还有呢!”
    “我就要你手上的,怎么?不给啊?”
    “绿谷我的给你吧,我们两个一起放。”
    “死阴阳脸!”
    “哈哈哈哈尽情燃烧吧,像烟花一样绽放吧少年们!sma——sh!”
      ..................
      夏日祭还在继续着,A班的大家还在嬉戏欢笑着,没有繁星点缀的夏日夜晚,却被炸开的烟火拼接成绚丽的图案。
     “小,小胜,你要拉我去哪里啊?走太远不太好吧?欧尔麦特他们会担心的。”绿谷被爆豪拉着手臂穿着木屐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去。
     爆豪没有回应他说的话。
    “小胜,再往前走就没人了。”绿谷对自家幼驯染的异常表现有点担心,事实上周围已经没人了。
    “喂!废久”倏忽,爆豪停了下来,松开他的手,转过身,平日炎红色的眼睛里此时却染上些许暗色,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看到这样的小胜,绿谷不禁紧张地绷住神经,这样的感觉让他想到了那次被小胜发现自己的个性是欧尔麦特的,从宿舍里叫出去的那个时候。
     那时的小胜也是用这种眼神质问他的,但......又感觉有哪里不一样。
    “你到底要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我可没那么多耐心当你的朋友。”
     爆豪的一句话让绿谷瞬间呼吸一滞,脸色苍白起来,他不懂,什,什么叫没耐心当朋友?小胜他已经又像四岁时候那样厌恶自己了吗?
      “小胜你在说什么?我没有装疯卖傻啊?我已经没有再瞒着你任何事了。”不,不会的,绿谷回忆起那天秘密被揭穿和爆豪大了一架的情景,小胜他应该不讨厌自己的。
      “哈?你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吗?”爆豪脸上露出暴躁的神情,拳头咯咯作响着,他真想把废久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垃圾。
      “好啊,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由我来亲自告诉你。”
      爆豪勾起一抹邪笑,一把抓住绿谷的右手,手心抵在嘴前用力咬了一口。
     “嘶——小胜你要干什么啊?”绿谷觉得手心一疼想缩回来,奈何小胜力气太大。
      爆豪轻咬着绿谷的手心,然后又伸出舌头舔舐着,顺着血管的纹路,一直吻到手肘,染上暗色的血红色的双眸始终盯着绿谷。
     绿谷感觉自己一定是病了,被小胜这样对待,身体竟然不自觉的颤抖,仿佛有轻微的电流经过一般,有了感觉,脸上是散不去的热,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糟透了。
     他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胜终于松开自己的手,上前一步靠近他,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平时一贯用不容拒绝的语气低沉地说到————
      “你是我的,废久。”
      .............
     绿谷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走的,他也只是在幼驯染离开了之后,凭着感觉恍恍惚惚地往回走,“你是我的,废久”那句话仿佛魔咒一般在他心中萦绕着。
    “绿谷?”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顺声望去————轰焦冻站在一颗千年老树下,正看着他。
    “啊,轰君,你怎么在这?不和他们一起去放烟花吗?”绿谷愣了几秒立马反应过来,勉强地笑了笑
    “看到你却不见了,我出来找你的,怎么了吗?绿谷”轰焦冻一眼就看出来他肯定遇到了什么事,他沉思了下,想到刚才和他擦肩而过的爆豪胜己,低吟了一声
    “是因为,爆豪吗?”
    “Σ( ° △ °|||)︴诶?!没有!”
    “。。。。。。”
    “轰君你怎么知道的?QAQ”
     轰焦冻走到绿谷面前,绿谷下意识的把手背到身后,轰焦冻眼里闪过一丝快不可见的深思。
    “他向你表白了?”仿佛在说今天天气怎么样般的平淡口吻,还是那副一尘不变的表情,他向来习惯打直球,这次也不例外。
     “.......”但是绿谷却感觉到轰君现在很生气,甚至有些......不爽?错觉吗?对于轰君的问题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绿谷,我喜欢你,从那次体育祭开始就开始在意你了,我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都好朋友,互相扶持帮助,但是我大概太贪心了,想要和你在一起,和你接吻,和你牵手逛街,还想和你一起做爱做的情。”
      轰焦冻靠近绿谷就像刚才爆豪靠近他一样,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内心真的乱成一团,今晚的信息量对绿谷出久这个在恋爱方面连小婴儿的算不上的人来说太大了。
     “轰君.......你冷静啊......” 他伸手想要抵住继续靠近的轰焦冻,说时迟那时快,轰焦冻握住他的双手,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家明恋对象右手上的咬痕。
     他抿住嘴,呼吸有一瞬间乱了,不过在绿谷还未察觉之前调整过来,难得强硬地一把将绿谷拉入怀中。
     “轰君......”绿谷看着轰焦冻不断放大的脸,身体已经僵硬,如果这个时候拒绝了一直都对自己很温柔的轰君,他们还会像从前一样友好相处吗?
      这么一想,好像没办法再有力气推开眼前的这个对他来说异常重要的人一样。
      下意识的紧闭眼睛,这回大概不只是脸了,连耳朵都红了吧......过了好一会儿,正当什么也没感觉到的绿谷准备睁开眼睛时,就感觉到自己的左眼有一点温热————轰君他吻了我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明明连接吻都算不上,绿谷却感觉自己没法呼吸,他屏住了呼吸,脑子在不停使唤的尖叫着。
       轰焦冻没有再为难他,他稍稍推开点距离,把刚才没说完的话补完“出久,我不会逼你的,这件事由你来选择,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
      他顿住了,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我都会选择一直在你身边,守护你的。”
      他知道这个时候要给绿谷时间好好冷静下,他觉得自己在爆豪之后又表白,让绿谷接受这狂轰乱炸的自己真是太卑鄙了,不过,这是让绿谷接受这种世俗不认可的恋情的最好办法了,大概不会后悔。
      “大家都在前面,快走吧”他没给绿谷说一句话的时间,径直往前走,忽然想到什么,停下脚步。
      “对了,如果担心爆豪那个家伙威胁你什么的,尽管放心我会和他好好谈谈的,毕竟他这个连裤子都穿不好的人,有时候就是一根筋,很好解决的。”
        唔啊!轰,轰君竟然开始怼人了,他果然生气了吗(´°Δ°`)
        大概因为他的话,心里稍微有点安慰,不是那么慌乱了,不过。。。就算轰君这么说,到底该怎么处理这种事啊?
        .........
        两人一路无言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喂——!你们两个终于来了吗?刚好赶上啊,夏日祭最后一波烟花,可要好好欣赏啊!”饭田看到两人归来,终于松了口气,他还在担心是不是碰到什么危险了呢。
    .......
    欧尔麦特打自自家小徒弟回来后就感觉他有点不对劲,他觉得自己作为老师应该好好开导学生才行。
    “绿谷少年,怎么了吗?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他走的绿谷旁边坐下。
    “啊!欧尔麦特,无精打采......真的很明显吗?”绿谷大大的叹了口气,一脸懊恼。
     “欧尔麦特...其实....”他觉得欧尔麦特大概是自己最好的倾诉对象,因为这曾经遥不可及的像神一样的男人在某一天来到了自己身边,帮助也教会了自己很多。
     他觉得就算是这种事,对于欧尔麦特来说,一定知道该怎么办的。
     #徒弟对老师总是抱有盲目崇拜的心理系列#
     他把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都告诉欧尔麦特,欧尔麦特沉默了很久,他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小徒弟身边总是有不少对他抱有异样心思的人存在。
     他觉得,大概自己也不例外。
    “绿谷少年,这种事情我也没办法替你解决,你得靠自己。”欧尔麦特伸手揉了揉绿谷的头发,在绿谷看不见的地方苦笑了一声,然后转过头来。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喜欢谁......QAQ”
    “就像轰少年说的那样,你没有必要现在就抉择,你只要好好想想,自己和谁在一起是一直快乐的,你想和谁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一辈子。”
     欧尔麦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心理咨询师一样,不仅开导着小徒弟,还不断把他往情敌那里推。
     “生活一辈子.......”绿谷沉思了一下“那就是你啊,欧尔麦特,一想到能和你在一起生活,每天都能看到你,我就非常开心!”
      绿谷的绿眸倏地亮了起来,仿佛真的在幻想未来和欧尔麦特在一起生活的情景。
     “。。。。。。。”欧尔麦特觉得自己好像被自家小徒弟撩了下,虽然知道绿谷少年说这话,只是出于对偶像的崇拜罢了。但是.......
      但是如果是真的呢?
      他,欧尔麦特,原名八木俊典,前NO.1英雄,做了一件他认为是他人生中最卑鄙的事情。
     他靠近绿谷,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吻了.........他的额头,一触即离。
     快到绿谷以为刚才那一切是幻觉,但是被欧尔麦特触碰过的那块皮肤,仿佛要烧起来一般,烫烫的。
    “绿谷少年,不管你选择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你只要记住一点————别让自己后悔!”欧尔麦特觉得他这算是默认小徒弟把自己也列入选择范围了呢。
     夜空中,烟花还在继续绽放,炸开。
     有那么一瞬间,绿谷看着欧尔麦特的眼睛,觉得自己内心的答案呼之欲出。
——————————END————————
   完结了,是的完结啦,至于绿谷到底选择了谁,我觉得已经很明显了吧?(你骗人吧!)

    

评论(8)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