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金

关注我的小可爱戳进来看看~

纯写手,吃杰埼,all出(偏心欧出轰),all27,all新(主琴新),尼吉,主角总受党,基本上不吃不是主角的受,有的话那我对那个角色可能是真爱(目前没有)

经常躺在冷坑和xie教中出不去,比如杰埼(光头受xie教),比如伏黛(跨次元的bg恋),比如说琴新,欧出(冷到没朋友)

以及!!!打死不吃逆cp和对家(切爆,轰爆,爆轰,6918之类的)【划!重!点!】,别和我提,我会让你原地爆炸●v●

开学了周一至周五基本不更新,周末心情好更2-3篇,正常1篇

[all出]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谁还记得前几天那个南京猥亵儿童新闻?然后一无辜小伙子躺枪被认成猥亵犯的事
  没错,我又开脑洞了,梗就来自那里🌝
  大家都成为职业英雄,敌联盟还没被消灭
    ooc,因为恋爱使人ooc
   tag狂魔,只多不少
   cp洁癖勿入勿入勿入!!!
————————————————————
    绿谷从下午开始他的电话QQ短信就炸了,不断有人打电话发信息给他,他就睡了一个午觉的时间,怎么感觉世界变了??
 
   所有内容都是一条新闻链接再加一句话“绿谷,人偶?这个在大街上骚扰少女的人是你吧?”

   绿谷点开新闻发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的图片,图片中那冒牌货正在对各种女孩上下其手,看到一个顶着自己脸的人做这种猥琐的事,绿谷的心情有点微妙,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敌人的个性,然后记忆缺失在那期间干了不好的事。(°ー°〃)
 

   绿谷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努力回忆着他之前做过的事情,倏忽,灵光一闪,他想起来前几天好像碰到一个全身裹着绷带的家伙,虽然只是擦肩而过,但是那家伙的给他非常不好的感觉。而且被那个人撞了下右肩膀之后,右手有轻微的刺痛就莫名其妙的出血了。当时也没太在意,现在看来,那个家伙很有可能利用他的血,复制了他的脸。

  “唉——”绿谷大大的叹了口气,看着若干个未接电话和消息,对于那些陌生人发来的绿谷暂时没管,他得先向他周围人解释清楚才行,希望妈妈没看到这条新闻

   绿谷看了一下
   饭田:绿谷同学你不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吧?发生什么事了吗?如果有什么苦衷一定要告诉我们,大家都是你的朋友。
  回复:谢谢你饭田同学●v●,那个新闻上的人不是我,他大概是复制了我的脸然后去为所欲为,饭田同学你要是有时间就帮我向周围人澄清一下。

   丽日: 小久,是不是轰同学爆豪同学逼你做不好的选择?千万别自暴自弃啊小久,不管怎么样,相信自己的心。
  回复:额。。。没有的丽日同学,小胜他们没逼我干什么(绿谷边打字边os话说为什么要扯到他们俩个?),那个人不是我,他利用个性复制了我的脸。

  峰田:绿谷我没想到你平常一直压抑着自己这么久,憋太久果然会憋出毛病来吗?幸好我平常都及时发泄,要不要明天来我家给你点好资源啊(ಡωಡ)
  回复:不用了峰田同学(||๐_๐),那个人不是我,他利用个性复制了我的脸。

  蛙吹:小绿谷是不是和人打赌输了kero?太过分的要求不接受也可以的哦kero,不然爆豪同学和轰同学会生气的。
  回复:没有和人打赌小梅雨,是被人利用个性复制了脸,让你担心了,所以说他们俩为什么会生气?

  八百万:绿谷同学是不是被敌人给算计了,要我帮忙的话随时找我。
  回复:谢谢你八百万同学,那个敌人可能利用我的血复制了我的脸,帮忙的话。。。如果可以希望八百万向周围人澄清那个人不是我。
   。。。。。。。(绿谷终于回复完之后)

  A班和老师们大部分都已经知道消息了,暂时还没给他发信息或打电话的有轰君,小胜还有欧尔迈特和妈妈。

   绿谷稍稍松了口气,幸好这个消息没让这几个人知道,不然就麻烦了。轰君和小胜应该是出任务去了,妈妈的话和朋友去乡下玩了,应该还收不到消息,总之,先写微博澄清吧。希望在发这条微博之前,他们不要知道这件事,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有时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绿谷写到一半的时候欧尔迈特来电话了————
  “喂,欧尔迈特?”
  “噢——!你。。。看新闻了吗?绿谷少年你还好吧?”欧尔迈特的语气中充满了担忧。
  “没,没事的欧尔迈特,我很好,那个新闻上的人不是我。”
  “我知道,你别担心绿谷少年,这事我会帮你查清楚的,在那之前别看新闻了,陌生人的私信也屏蔽了吧。”
  “诶?!没事的这件事我可以自己解决,私信的话我还没看。。。为什么要屏蔽?”
  “我现在就赶去你家,你好好待在房间里别出门。”欧尔迈特没回答他的问题,声音听起来有些急促,大概在路上了。
   “诶——等——”
   “嘟————”电话被挂断了,绿谷看着手机大大的叹了口气,他穿着拖鞋走出房间,走到门口理解了欧尔迈特为什么不让他出门,外面大概已经一堆记者在守株待兔了。
   “唉。。。”绿谷大大的叹了口气,很苦恼,若是以前的欧尔迈特的话,大概不会这样像母鸡护小鸡一样什么都保护他,不让他接触任何不好的事,仿佛把他看成脆弱的水晶娃娃一样。

   但自从上次和敌人战斗时因为失误,受了重伤昏迷了一个月,差点死掉,自家导师的态度就突然大转变,以前一直希望他成长,一直看着他在空中翱翔,愈飞愈高,在背后默默支持他。

  那次后,老师就很怕他再受伤,有时候对待某些事情上态度很强硬,大概他本人还没察觉吧。。。

  感觉有时候,自家导师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像师傅看徒弟,那种眼神感觉怪怪的,让他很不自在,但是每次自己和欧尔迈特他双目相对,又发现好像并没有那么回事。绿谷头疼的揉揉乱发,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欧尔迈特不对劲,也不会害自己,还是先解决这件事。

  等绿谷写完微博发出去轰君的电话又打来了,他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噗通噗通”
  “喂,喂轰君,那个新闻上的人不是我,是敌人!”没等轰焦冻开口,绿谷就赶忙开口解释。
  “。。。”对面只是沉默
  “绿谷,我知道。”低沉清冷过了很久才响起了。
  “那你怎么。。。”绿谷松了口气
  “我知道在想怎么该跟你说,我任务刚完成,还没想好怎么表白就打来了。”
  “。。。诶?”
  “嗯,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还是早点说比较好,绿谷你身边的狼越来越多了,我不希望哪天看到绿谷像今天一样向其他人告白,感觉很难受。真的很喜欢你绿谷,一想到你心跳就会加速,就像现在这样。”轰的声音就像平常一样,仿佛在说什么家常便饭。
  “轰君,我。。。”绿谷感觉自己的心跳要爆炸了,脸上的温度降不下来。
  轰立刻打断他的话“绿谷,我现在不想知道答案,我现在去你家的路上,我们这件事当面谈,书上说那样的告白和接受才算有诚意,才能长久。”
  “。。。嗯!轰君,我会等你的。”绿谷不带任何思考的立刻答应了,怕不是忘记了一会儿自家老师兼偶像要来吧?
  “等我,绿谷。”
  挂断电话,绿谷倒在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绿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暗恋的人会向自己告白。
  这种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脸上的温度貌似退不下了了了。

  “叮————”咦?新消息?轰君这么快就到了?

  。。。好吧并不是:【ofa的白痴继承人,最近很闲嘛,要不要猜猜我们下一次行动会干什么?————18065xxxxx】

   是陌生号码,看这称呼他也能猜到是谁,死柄木那家伙,总是不定时的发这样的消息给他。

   不过。。。绿谷盯着信息,再也没有新消息发过来,每次他都会发闹事的时间和地点提示,这次竟然没有,虽然没有依据,但感觉死柄木好像非常生气的样子。
 
   就在绿谷为各种事情纠结,整理思绪时,倏忽,感觉背后一阵恶寒,下一秒,又一封信息发来——
   【开门————小胜】
    完了——!QAQ

  
    接下来会是什么场景呢?_(:з」∠)_大概是喜闻乐见的修罗场吧~

    END

 

  

 

评论(32)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