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金

关注我的小可爱戳进来看看~

纯写手,吃杰埼,all出(偏心欧出轰),all27,all新(主琴新),尼吉,主角总受党,基本上不吃不是主角的受,有的话那我对那个角色可能是真爱(目前没有)

经常躺在冷坑和xie教中出不去,比如杰埼(光头受xie教),比如伏黛(跨次元的bg恋),比如说琴新,欧出(冷到没朋友)

以及!!!打死不吃逆cp和对家(切爆,轰爆,爆轰,6918之类的)【划!重!点!】,别和我提,我会让你原地爆炸●v●

开学了周一至周五基本不更新,周末心情好更2-3篇,正常1篇

【all出】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番外修罗场)

   ♠emmmn是的,应各位的要求写了修罗场,开车什么的还是别想了我还没拿驾照╮(‵▽′)╭
   ♠涉及欧出,胜出,轰出,cp洁癖及对家勿入
   ♠绝对会ooc,因为恋爱使人ooc
   ♠老实说不开车的修罗场对我难度还蛮大的Ծ ̮ Ծ,因为如果我会写肉,直接让这几个家伙在床上干一场就解决了,哪里还要想剧情。
   ♠最后,我爱他,绿谷

———————————————————
    [啊啊啊啊啊啊啊!!完蛋了!!!要被小胜杀掉了QWQ]接到自家幼驯染消息的绿谷不安地在卧室里踱来踱去,最终颤巍巍地扒在门口,透过猫眼观察动静。

    外面还是一群记者守株待兔着,就在绿谷边观察边纠结着要不要跑路时,爆豪出现了————他一手一个拉开堵在门口的记者,站门外,目光朝猫眼扫去。

    [啊啊啊!!对,对视了!]绿谷吓得后退了几步,慌乱到被自己脚拌住一屁股摔倒在地上,然后听到“嘭——”的一声巨响,爆豪狠狠地踹了下门。

    “开门!废久!”充满怒火的吼声,然而门里边儿的人明显被吓傻了,做了典型的错误示范————无视一切,逃回卧室,裹上被子,瑟瑟发抖。

    说到底他也不懂小胜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啦,小胜的话一定知道那条新闻里的人肯定不是自己啊(不,小天使,你不懂恋爱中的人智商急剧下降)。
  
    难道是因为自己这么轻易中招让他觉得有损NO.1的英雄名号?从以前开始小胜就喜欢冷笑着叫他要做出符合英雄的行为。

    绿谷缩在被子里,抓着手机祈祷轰君能赶紧来。[......嗯?怎么没声音了?]门外爆豪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绿谷坐起来,小心翼翼地打开卧室的门,只能听到那些记者喧闹的声音。[走了吗?]

    听了半响,他关上门,无力地靠着,捂着自己心脏的位置舒了口气。“嘭!哐当!”倏忽,他看到小胜炸开卧室的窗户,跳进来。

    在绿谷还没反应过来前,冲过来,抓住他想要开门的手,用力抵在墙上,另一只手捏着他的肩膀。“嘶——”绿谷被小胜粗暴的动作弄得生疼

   “绿谷出久,解释。”压抑着怒火的不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绿谷闻到对方身上的硝烟味还有血腥味,应该是完成任务很快就赶过来了。听到幼驯染这话,他心里一阵寒意,就连指尖的温度也在变冷。

    这是——第一次听到小胜叫他的全名,就算之前因为欧尔麦特的事闹翻了,他也没这样叫过自己。

    [小胜他......真的生气了。]

    “小,小胜你听我说,那个新闻上的人根本不是我,是敌人利用个性复制我的脸......”绿谷感受道一股不容拒绝的力道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和对方对视,小胜的眼睛.....平时像红曜石般漂亮的眼睛,这个时候变得更红,确切的说是,红色有向黑色发展的趋势————像深渊一样。

   “我,我会马上找到那个敌人,好好向大家解释清楚的。”大概是一直有着小动物一样的本能,绿谷觉得这个时候不好好说清楚会变得很恐怖。

    显然,他的话不是爆豪想要的,心中的怒气反而更胜。但是绿谷也显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暴怒。

   “今天”小胜的声音沙哑的不像平常“我和阴阳脸一起执行任务。”

    咯噔一声,绿谷心里似乎感觉到什么,心跳的频率又开始不对。

   “你......喜欢那家伙?你打算和他交往。”这是个陈述句,爆豪知道了,他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那个死阴阳脸,一点防备都没有,竟然在厕所里开免提跟你打电话。”

    “.......”绿谷沉默不语,但心中自家幼驯染生气的原因呼之欲出。

    “所以啊,我赶在他之前来了,知道为什么了吗?”爆豪钳住绿谷的下巴,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有多么不甘,[明明......是我先的。]慢慢靠近绿谷,容不得半点拒绝。

     这回大概彻底乱了,无论是心跳还是先前明确的感情,绿谷怎么也没想到小胜会说出这种话,对他抱有......他闭上眼睛,努力把自己的头往旁边偏去,很明显的拒绝。

     [这样的话,为什么不用个性?好好的推开他啊!]理智上这么想着,内心却不愿与小胜走到那一步。

     “够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轰焦冻抓住爆豪的肩膀,扯开他,挡在绿谷面前。

     爆豪眯起眼睛,感觉到左肩一股寒意,被冻住了[这家伙用个性了。 ]“我和他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确实我管不着。”轰焦冻没有否认,一边平复呼吸,一边暗恼,刚才看到那副场景大概也猜到事情的过程了。
    
    “但是”

    他握住绿谷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用平常一样的语气但又充满强势“我也不允许你伤害他。”

    气氛一篇沉寂,谁也没动谁也没开口说话,两人终究还是对上了。绿谷握紧拳头,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但显然对于这种突发事情他,束手无策。他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开口。

    “发生什么事了?”“不知道,刚才爆杀卿来了。”“我看到焦冻英雄了,他从窗户进去了 ”“人偶英雄为什么还没出来。”“这件事可真是大新闻,要是他不出来解释清楚的话”......

     卧室内的静寂,让外面记者的喧嚷愈发清晰,同时一股焦躁在室内蔓延开来。两人愈有要动手的趋势。

    [不行——要说的什么才可以。]

    “我————”绿谷下定决心开口,但被阻止了,因为他听到了欧尔麦特的声音。

    “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三人都听到欧尔麦特在门口,绿谷转身打开卧室的门,跑过去,手搭在大门把手上,听到老师三言两语化解了记者的问题,巧妙的让他们心甘情愿离开,就像——那个时候面对敌联盟一样可靠的声音,外面记者一个个离去,声音渐小。

     绿谷瞪大绿眸,不由得,老师的声音一点点安抚绿谷焦虑的内心,变得正常的心跳频率,指尖的温度也回暖了,他打开门,发出几近狂喜的声音————

    “欧尔麦特!”

     他看到自己的偶像兼老师转过身来,宽大的手掌抚过他的头顶,用那曾经安抚过数万人的声音说出了他渴望的言语。

    “绿谷少年,别担心!我会——替你解决一切。”

    “嘁——”←心里依旧不爽,但基本冷静下来的爆豪。

    “......”←面上毫无波动,内心却一直警惕着的焦冻。

     四人坐在沙发上,欧尔麦特看到另外两人时毫不意外,毕竟他之前就稍微感觉到这两人的心思了。

    “你们原来都在这啊,爆豪少年,焦冻少年”欧尔麦特露出他独有的笑容“那就一起先解决下绿谷少年被人诬陷这件事好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也没再提起刚才的事,毕竟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方便再说什么。

    ..........
    事后,师徒两人坐在长椅上“那时候真的很谢谢你啊欧尔麦特。”绿谷挠挠头,不仅仅因为诬陷那件事也因为成功阻止了他们俩......

    欧尔麦特习惯性的揉揉绿谷的头发“这没什么绿谷少年,你只要记住”他顿了顿,凝视着那双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绿眸“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会努力帮你解决的。”
   
    他大概也感觉的到,自家徒弟对那两人都抱有好感的事情。对自己大概只有普通的师徒之情和对偶像的崇拜吧......

    不过,

    对于“危险时候,绿谷少年最想见到谁”这件事还不一定不是吗?

    欧尔麦特望着徒弟兼心系之人的笑颜,脸上勾起了一抹深意的笑。

    END
————————————————————

   over啦~大家大概都能感受到这里的欧尔麦特有一点黑化的感觉吧●v●,哈哈哈哈哈哈大概就是因为看着绿谷重伤,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有一瞬间那种失去心爱人的窒息感所导致的吧。

   别看我前面给爆豪·爆娇·胜己那么长篇幅描写,其实内心还是比较偏向欧叔的~最后两段大概也能看出欧叔的策略呐,如果接着往下写就是欧叔一面若无其事地哄着绿谷小天使,另一面在关键时候什么事都帮他解决,成为小天使心中“最想见到的人”,让绿谷依赖他,最后不知不觉的离不开欧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觉自己的脑袋歪破天际,要是那样就真的变成:人物是堀越的,ooc是我的了,虽然觉得这样的欧叔意外的苏呐(ಡωಡ)
  

   

   

    
  

评论(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