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金

关注我的小可爱戳进来看看~

绑画:@M猫
QQ1042180353欢迎扩列催更
纯写手,吃杰埼,all出(偏心欧出轰),all27,all新(主琴新),尼吉,主角总受党,基本上不吃不是主角的受,有的话那我对那个角色可能是真爱(目前没有)

经常躺在冷坑和xie教中出不去,比如杰埼(光头受xie教),比如伏黛(跨次元的bg恋),比如说琴新,欧出(冷到没朋友)

以及!!!打死不吃逆cp和对家(切爆,轰爆,爆轰,6918之类的)【划!重!点!】,别和我提,我会让你原地爆炸●v●

周一至周五基本不更新,周末心情好更2-3篇,正常1篇

垃圾文笔,写不出好东西,一切全靠脑洞撑着。

【MHA/小排球】兄弟战争(all出/all日)(三)

     ♥第一次尝试这种体裁的文,可能写不好●v●如果有什么意见尽管提。本章有影日
        ♥以及他们明明是亲兄弟却为什么姓氏不同这个问题现在才发现,自动忽略好了,别转牛角尖
        ♥背景和兄弟顺序见  http://wujin706.lofter.com/post/1ead193b_11168185

         兄弟人设图见http://wujin706.lofter.com/post/1ead193b_11480bdd
        ♥cp的话大可放心还是你们熟悉的配方,不会出现小排球的攻配MHA的受之类的 
        ♥对家和cp洁癖勿入 (划重点!)
        ♥tag狂魔,宁多勿少 (划重点!)
        ♥绝对ooc,因为恋爱使人ooc
        ♥最后,还是那句话,我爱他们,绿谷和日向 

——————————————————

    “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这家伙是兄弟的事情。”爆豪冷漠地瞥了一样绿谷,拿着背包,越过所有人,径直上楼。

    总觉得,被完全否定了,前辈他,真的很讨厌我...

    “果然呐 ,那家伙...”月岛戏谑地看着爆豪离开,偏头“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不要太在意啊,弟弟~他说不定...在偷着乐呢。”他象征性地安慰了下绿谷。

    及川:“哎呀唉呀,你们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一个两个都这样,都说了要对弟弟好一点啊。”

   “好啦,快去吃饭吧。” 八木朝楼上大喊一声“胜己少年,快点下来吃饭。”

    走过去,稍稍弯腰,揉了揉看起来有些不高兴的绿谷,柔声说道:“不要在意,绿谷少年,他没有恶意,至于为什么说那种话...我之后会好好问问他的。”

    第一次,被心目中的偶像靠近,触碰,这么温柔地对待,天!八木先生他真是太好了。我不能让他担心。

    “没事的,八木先生,我没有在意那种事。”

     一旁的日向还在气鼓鼓地瞪着楼上爆豪紧闭的房间门,一点!都不想!小久和他说话!为什么这么恶劣的人会是兄弟,亏我还那么期待了。

    ————————————

   可喜可贺的是晚饭是没出太多问题的解决了。

   八木递给两人一张别墅的示意图,交代道“你们俩的浴室暂时坏了不能用,如果要洗澡就去五楼的公共浴室吧。大概过几天会有人来修。”

  日向&绿谷:“好的,谢谢你,八木先生!”

   晚上,

   “呼~”绿谷任由自己陷入软绵绵的床中,感觉今天意外的疲惫呢,不想动了,今天...就先这样吧...不...洗澡了....

   “小久小久!”就在绿谷完全陷入沉睡的时候,门铃响了————是来到新地方过于兴奋的日向。

    “唔?”他翻了个身,在床上蠕动的一会,才慢悠悠的起来开门,趴在门上,显然没有出去或让日向进来的意愿。

    “一起去洗澡吧!”日向掂了掂抱在怀里的脸盆,一脸期待的看着绿谷。

    “唔...明天吧,翔阳。”他搓搓疲惫的眼睛:“今天累了。”

    “不行啦!小久。”一反常态地没有顺从弟弟:“今天早上我们淋了雨,放学来这里的路上又流了汗,会生病的!”

    “我是没什么问题啦,主要是小久你体质太不好了。”日向看着依旧扒着门不动,头还在一点一点的绿谷,脑袋凑过去————

     用额头喷了碰对方的,蹙眉“看吧,果然,体温有点高啊。”喃喃道“不能洗澡了,我去向八木先生要点退烧药。”

     见对方要走,连忙拉住日向的衣角:“不用了,翔阳,大半夜的,太麻烦对方了,我包里有退烧贴。”
    
   被绿谷拉进房间,日向还是蹙着眉“不行啊,等下高烧就不好了。”绿谷就这么盯着他,态度很坚决。

   “嗯嗯嗯....好啦!就这次。”到底还是妥协了,日向把绿谷按在床上,让他躺好,自己去找退烧贴。

    冰冰凉凉的退烧贴,印在额头上的那一瞬间,绿谷感觉全身汗毛都在战栗,等柔软的被子盖上来就好多了。

  看着小久躺在床上,日向跑回房间拿了几本书和手机,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

   绿谷:“......”

   日向:“好久都没这样啦!上次这样陪在小久身边好像是两年前来着?”

   绿谷:“你不会不打算回去睡觉了吧?”

   日向:“是啊。”

   绿谷:“......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日向摸摸绿谷的头,笑嘻嘻道:“快睡觉,明天如果还不退烧,我就要告诉八木先生了。”

   绿谷:“......”别无视我的话,转移话题这招到底是谁教给他的,明明以前还是个很可爱的耿直boy。

   总之,在哥哥的强制要求下,绿谷还是妥协的让他待在旁边。

———过了很久但还没天亮的分割线————

   日向把书放下,打了个哈欠,真的有点困了。他偏头去看已经睡着很久的小久,用手碰了下他的额头————嗯.....好像没事了。

  日向手肘撑着床沿,盯着绿谷睡颜发呆——

  新家真的好大呀,五层楼。

  美和小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八个儿子?

  不知道剩下几个兄弟是什么样的?

  话说五楼的公共浴室是什么样的?会不会像那种小型温泉那样?

  有点想去看看。向来都是想到什么做什么的人,他起身,掖好绿谷的被子,从桌面上拿起八木给的示意图。看起来很兴奋的走出去了。

   .......等等,说好的困了呢?

   已经半夜两点了,日向歪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握住门把手的那一瞬间,脑海中闪过小久说的话

  “不可以半夜出门翔阳,半夜两点还出门准没好事。”

   当然也只是象征性的一闪而过而已,现在就算推门出去,也还是室内不是吗?

   “温泉~温泉~洗澡洗澡!一个人享受公共~浴室!”哼着自编的调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没有睡意,日向把准备好的洗浴用品放在脸盆里,走出房间。

    他蹑手蹑脚地往客厅走去。

    好黑。

    客厅的灯关着,正他打算穿过客厅往楼梯走去时——嗯?谁在沙发上睡觉?

    呼呼地发出规律的呼吸声,沙发上可以隐约看见个人影。
    
     虽然很黑看不清楚,可眼睛渐渐习惯后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张脸。

     9号?貌似穿着队服?

   就在这时他的眼睛突然睁开,抓住日向的手,他坐起来用审视可疑人物的眼神看着日向。
  
   “你是谁?小偷?”

   “呃,好疼啊!”被钳住的右手传来一阵剧痛,这个家伙不会是还没见过面的兄弟吧?太不友好了。

    正这么想时,对方突然把脸凑过来。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进来的,不过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麻烦你出去。”非常直接强硬的口气。
   
    被对方这种恶劣的态度搞得有点恼火,什么啊,这个家伙一上来就使用暴力他还没说呢!怎么和那个叫月岛的人一样刻薄啊。

    日向下意识地鼓起腮帮子,一用力,“啪”的一声挣脱开来。

    “我是今天刚来的,麟太郎的儿子!”日向揉揉被掐红的手腕,也用同样敌视的眼神看着对方。太不友好了这家人!除了八木先生之外就没有靠谱的人了,幸好不是小久碰到这种情况。
     
     对方愣了一下:“是吗?是今天来啊?我忘了。”然后淡淡地回了句。

     哈?!就这样?连道歉都没有?
   
     明显被对方这种态度shock到,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丢下一句————
   
    “你这家伙真讨人厌!独裁者!笨蛋!”

     就捡起刚才被丢下的脸盆,飞一样的跑上楼梯。虽然小久有好好交代他要和新的兄弟好好相处,不过对于这种人日向觉得他一点都忍不了。

     泡澡去!

   *****

   公共浴室内,冒着蒸腾的雾气,不断有水珠在橘色的发间滴落下来,顺着微眯的眼睛滑到下巴,再淌过微凸的喉结,从锁骨向下流,最终汇入缸中的水。

   “呼————”日向发出满足的呻吟,虽然不是温泉,不过大浴缸也很不错啊。
   
    一边在浴缸里伸张手脚,一边呼地用力深呼吸。

    好舒服www

    下次找机会再来好了......和小久一起。

    “热水真的超舒服。”洗完澡,在下身围了条浴巾,也没什么顾及的走出去。

    这个时候那家伙应该不在了吧?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对日向来说泡个澡就能人他心情愉悦起来。

    果然,不在了!打开厨房的冰箱,喝完牛奶就去睡觉吧,话说要是在家就好了,以前只有小久一个人在的时候都不用围浴巾这么麻烦的。
     
    这样想着,听到咔哒一声,有什么声音响了————“.......?!”

    来人错愕地看着只围着一条浴巾,赤裸着上半身站在喝着牛奶的日向。

     “......?!你是谁?”

     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日向心里有些后悔——我错了小久,应该好好听你话的,半夜两点不出门。

——————————————————

    TBC
  
    _(:з」∠)_嘿!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