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之

关注我的小可爱戳进来看看~
关注必知:没心没肺喜欢跳坑,经常挖坑不填,那是因为我不想写了,你可以催更,催填坑,写不写看我动力

封面是我家周先生,她超可爱!!!

吃评星人,没有评论可能会跳坑或者失踪死亡,喜欢文的一定要多评论啊

绑画:@M猫
QQ1042180353欢迎扩列催更
纯写手,吃杰埼,all出(偏心欧出轰),all27,all新(主琴新),尼吉,主角总受党,基本上不吃不是主角的受,有的话那我对那个角色可能是真爱(目前没有)

经常躺在冷坑和xie教中出不去,比如杰埼(光头受xie教),比如伏黛(跨次元的bg恋),比如说琴新,欧出(冷到没朋友)

ut除了猹右没有什么cp不吃,主食sf,pf这部游戏突破了我主角总右的下限,事实证明sans右也很美味。
以及!!!打死不吃逆cp和对家(切爆,轰爆,爆轰,6918之类的)【划!重!点!】,别和我提,我会让你原地爆炸●v●


垃圾文笔,写不出好东西,一切全靠脑洞撑着。

【欧出轰】(奇怪的大三角)

标题: *偶然间发现上司对自己窥视已久回到家告诉室友后被壁咚告白*

  梗源自sp《大叔的爱》,超好笑的bl短剧,推荐。

  cp洁癖勿入,私设剧毒慎入,cp:痴汉上司轰(25)→认真平庸部下直男久(27)←贤妻室友欧(29)
   
   恋爱使人ooc
——————————————————

   绿谷出久,27岁,未婚,交过两个女朋友,现就职于普通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像往常一样接过室友做好的便当,挤上七点的满员电车,到达公司,上班。

   “绿谷,把问卷调查做个整理,明天会议要用。”

   “我知道了,松本前辈。”

   “绿谷,CD的复印拜托了!!”
                
   “放心吧,中午我会搞定的。”

    绿谷出久的手在键盘上敲打着,处理着自己的工作,偶尔空闲时会伸个懒腰,站起来到公用饮水机前倒杯水,或者帮同事处理点杂事。

    这就是他平庸的工作生活,而今天,也好像,要非常平淡的度过呢......

   “不好好了!!!!各位。”同事推门冲进来,喊道。

   “怎么啦怎么啦?”
  
   “客户投诉?”

   “你女朋友跑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同事喘着气,接过水喝了一口,将手中皱巴巴的纸展开了“样品和客户要求的不一样,工厂还有两小时就开工了,如果在那之前不把正确的样品图片拿给他们,我们会损失惨重。”

   “欸??!”

   “怎么回事,多田?样品图片是你负责发送的吧。”原本坐在座位上的轰焦冻——他们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即部长,走过来,伸出手按住那张纸,询问道。

   多田瑟缩了一下,“我两天前有通过邮件发给工厂,他们没回,我以为是可以了。”

    轰焦冻拇指摩挲着食指,眼里非常平静,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声音也低了一度,薄唇微启“样品要亲自确认,光是邮件传达是不行的,难道你不知道?”

    多田拼命鞠躬“非常抱歉,原本想着发完邮件去工厂确认的,但是这两天一忙给忘了......”大概也知道自己这种理由并不能有什么用处,他偷偷用眼神向自己的组长——绿谷出久求救。

    毕竟是自己组的下属,绿谷知道自己肯定也免不了责任。他站出来,朝轰焦冻鞠了个很大幅度的躬。

    “非常对不起部长,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要是我及时确认多田的工作进度就不会发生这种事,请让我和他一起承担惩罚。”

     【道歉不是为了得到原谅,而是为了接受惩罚】
轰盯着眼前弯着腰的绿发青年,恍惚间想起自己刚来不久时,对方说的这句话。

     他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手机上有保存样品照片吗?”

    多田愣了一下,哭丧着脸道:“对对对不起,昨天被我女儿一不小心清空了照片。”

    轰瞥了一眼旁边同样紧张的绿谷,拿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我手机里有,别耽误工厂开工进度,你们俩坐我车去。”

    两人欣喜地互看了一眼:“是!”

    *****************
   车上,绿谷坐在副驾驶座上,紧张地盯着表,全然不知旁边开车的上司偷偷观察了他多少次。

   [真不错呢,像这样两人坐在同一部车上,就像新婚夫妇出去度蜜月的感觉]轰焦冻抬起眼皮,看了一下后视镜,[如果没有后面那小子就更好了。]

   坐在后车位的多田突然感到一股寒气爬上脊梁。

  一小时后,工厂车库,轰焦冻把手机递给绿谷“你们先去确认样品图片,我停车。”

  “了解,部长。”接过手机的绿谷,立马抓起多田,往电梯口跑。

   “快快快!!”

   电梯在27楼停下,他拽着多田,奔向负责人的办公室,看到拿着包的田中两人连忙喊住他:“田中先生,等等!”

    “样品图片出错了!”

    听到声音的男人错愕地转过头。绿谷喘着气,在已解锁的手机上找到相册,手指划动着。

    [嗯?欸?]他脸上露出惊诧地神情[我的,照片?怎么会在...]

    “怎么了?绿谷先生?”看到他神色变化的多田,心里一紧,该不会没有样品图片吧?

     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绿谷,下意识答道:“啊?啊没事没事。”手指继续下滑找着样品图片,瞳孔里倒映着的是几十张,不,至少几百张自己的照片。
   
    冷汗从头上流下来,绿谷将找到的图片先给田中看,然后发送到他的电脑上去。

   “啊,幸好你们来得及时,等会儿我就要提前下班去出差了。”田中拍拍两人的肩膀,然后继续敲打着键盘,两人坐在椅子上,终于松了口气。

   “看样子是搞定了?”背后突然轰的声音,他把手搭在绿谷肩上,探过头看着电脑询问道。
   
     绿谷突然觉得被触碰的左肩有种被蚂蚁啃食的轻微不适感,但还是尽量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排斥感。

    “啊啊!已经搞定了部长。”多田欣喜地说道。绿谷这则沉默不语的将手机还给他,全然不知道自己脸上的微笑有多么僵硬。

    轰焦冻接过手机,瞥了一眼,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那走吧,回去工作。”

    多田:“是!”

    绿谷:“是...”

   [部长什么都没发现什么都没发现什么都没发现什么都没发现什么都没发现什么都没发现什么都没发现,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直到回到公司还在自我催眠的绿谷出久,依旧觉得一阵恶寒。第一次希望坐在自己左上方的轰焦冻快点消失。

   从照片的角度来看,部长绝对是平常工作时间坐在座位上拍的!!
   
   绿谷回想着相册左边显示的令人“触目惊心”的日期。内心浮出了一个他完全不敢去想的念头——[部长他,该不会觊觎,不,偷窥,不,窥视了自己很久吧??!!!😱]

    被自己的猜想震惊到了的绿谷,停下手中的工作,小心翼翼地偏过头,用余光观察着部长,帅气的脸庞,神情认真地看着报告,修长的手拿着黑色的钢笔显得白皙且骨节分明。

  多金,英俊,又年轻,偶尔露出的微笑可以迷倒大片女性,和快奔三的自己完全不同,还有很大的潜能。绿谷缓慢地转回脑袋,目光呆滞地看着泛着光的电脑屏幕,虽然对方只比自己小3岁,他还是忍不住冒出个疑问:

   [现在的孩子到底在想什么啊]

  ***************

  就这样恍恍惚惚地渡过一天,绿谷出久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他走进厕所,解决生理需(别想歪)求,正打算拉上拉链时,一只手擦过他的头发,摁住墙壁。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绿谷。”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绿谷身后,不,耳边传来“你,发现了?”

    “......”[是是是轰焦冻部长!!他在厕所把我壁咚了,他对我窥伺已久,而且我裤子还没穿好。]

     这个认知让绿谷出久头皮都炸开了。

  “怎么不说话?”轰焦冻询问道,绿谷出久却感觉到一只温热的大手捏住了他的腰,他颤了一下。

   “部长,你还在啊。”绿谷都能感觉到他的话语里带着轻微的快哭出来当声音,他感觉自己的腰被火烙过一般,超,级,烫!

   “嗯,在等你。”轰焦冻一只手摩挲着他的腰间,薄唇靠近通红的耳阔“没想到还是被你看见了,那些照片,不过算了,反正我差不多也快忍不住了。”

   [啥?!!你说什么?]即使是脑袋有些当机的绿谷,也知道这地方太危险了,搞不好被办了都有可能,毕竟自己人生中觉得最不可思议的都出现了。

   他用舌头舔了舔太干燥的嘴唇小心翼翼地道“部长,轰焦冻先生,您冷静点,我们有话好好谈。”

   他的上司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很冷静,我喜欢你很久了,绿谷,从我来到这个部门开始。”

   “......”[可我不喜欢你啊啊啊啊啊,作为部长我是尊敬您的,但是我喜欢的是女性。]

   天知道他有多想把心里话说出来!!!

   “绿谷......”就在轰焦冻还有什么要说的时候,厕所门被推开了,他迅速移到绿谷旁边的位置,若无其事地拍拍下属的肩“那件事情,毕竟需要时间,再给十天时间好了。”

    “......”←吓懵了的绿谷出久

    “十天后,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好的答复,绿谷。”

    ************

    八木俊典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室友今天的不对劲,他擦着餐桌,又一次看向仰面朝天瘫在沙发上很久了的室友。
  
  “怎么了嘛出久,一回来就这么没精神?”

  “八...木...前...辈...”他听到室友有气无力地挤出四个字,这幅样子他已经好久没见过了,上回见到他这样还是因为以为自己要搬出去了。

   他把手上的抹布拧干净,又洗了遍手,走到沙发边上,蹲下,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脸以示询问。

  

TBC

评论(17)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