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之

关注我的小可爱戳进来看看~
关注必知:没心没肺喜欢跳坑,经常挖坑不填,那是因为我不想写了,你可以催更,催填坑,写不写看我动力

封面是我家周先生,她超可爱!!!

吃评星人,没有评论可能会跳坑或者失踪死亡,喜欢文的一定要多评论啊

绑画:@M猫
QQ1042180353欢迎扩列催更
纯写手,吃杰埼,all出(偏心欧出轰),all27,all新(主琴新),尼吉,主角总受党,基本上不吃不是主角的受,有的话那我对那个角色可能是真爱(目前没有)

经常躺在冷坑和xie教中出不去,比如杰埼(光头受xie教),比如伏黛(跨次元的bg恋),比如说琴新,欧出(冷到没朋友)

ut除了猹右没有什么cp不吃,主食sf,pf这部游戏突破了我主角总右的下限,事实证明sans右也很美味。
以及!!!打死不吃逆cp和对家(切爆,轰爆,爆轰,6918之类的)【划!重!点!】,别和我提,我会让你原地爆炸●v●


垃圾文笔,写不出好东西,一切全靠脑洞撑着。

[欧出轰](奇怪的大三角)

标题: *偶然间发现上司对自己窥视已久回到家告诉室友后被壁咚告白*

  梗源自sp《大叔的爱》,超好笑的bl短剧,推荐。  

  cp洁癖勿入,私设剧毒慎入,cp:痴汉上司轰(25)→认真平庸部下直男久(27)←贤妻室友欧(29)      

  恋爱使人ooc ——————————————————
   绿谷无力地在沙发上翻了个身,犹豫地张了张口,又闭上,嘟囔了句:“没什么,就是突然身心疲惫,找不到生活的目标(´⌒`。)”

   八木俊典听着他没头没脑的话,笑出声,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样子是没什么大碍了。

   他默默起身,伸手拿了包香蕉片,拍拍绿谷的腿,示意他靠里点,坐下,拿了一片在自家室友面前晃了晃,“吃吗?”

   绿谷的眼睛闪了闪,张开嘴,坐等自家室友的投喂,八木笑了笑,往他嘴里塞了一片。

   “负责项目出问题了?”

    绿谷咀嚼着香蕉片,吞下:“emmmmmmm是有啦,不过今天下午已经解决了。”

   “这样啊。”他顿了顿,又投喂了绿谷一块香蕉片,看着鼓起腮帮像仓鼠啃瓜子一样的室友,什么也没说,只是揉揉他的乱发。

    很快被投喂很多次的小仓鼠绿谷像八木预的一样,开口诉苦了。

  *************

    “这样啊......”听完整件事情发展的八木俊典,并没有立刻发表任何意见。

    不知几时已经自己坐起来盘着腿,吃起香蕉片的绿谷出久,在倾吐烦恼之后,终于稍微开心了点,然后不由自主地开启了碎碎念模式。

  “你也觉得很奇怪吧八木前辈?明明他才来三个月,我们两也没怎么说话 突然就说喜欢我什么的,太不可思议了。我都怀疑部长是不是和谁打了奇怪的赌,而且如果是真的,我是直男啊,喜欢的是女性,还是拒绝会不会被降职啊......”

   要是公司的同事或者朋友听见了,估计又得笑着吐槽他像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一样了。而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三年的八木显然已经习惯了,甚至有时候会很认真的听。

   而此刻金发男人却只是看起来相当敷衍地笑笑,眼睛好像墨蓝色的吸水的石子儿,贮藏着思绪深不可量。

   惹得出久侧头疑惑地看向他,“怎么啦?”

   金发男人有些窘迫地挠挠头,嘴张了张,又闭上,欲言又止的样子不仅让绿谷产生了一个想法————

   [八木前辈,该不会......也被他部门的上司告白过吧?]

   想到这儿的绿谷正打算开口安慰自家室友时,他就察觉八木倏忽靠近自己,左手擦过他的发梢,抵在沙发沿上,他被吓得下意识后退,由于惯性向后到。

   一脸懵逼对上那双蕴藏异样情绪的的眼眸,听到对方用低沉沙哑地声音道:“如果说 我也,喜欢你呢?”

   “蛤?”

    [你们告白的都喜欢各种咚以及可以压低声音的吗?]

    [神啊,这种桃花运我不需要,谢谢您。]

    八木看着那张写满惊愕还有些许......害怕的脸,沉默不语,然后噗嗤笑出声“开玩笑啦,开玩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出久你肯定在想自己走桃花运了吧?”

    “蛤?嗯嗯嗯?”被吓得还没回过神来当绿谷愣了几秒,惊魂未定地道:“别吓我啊啊啊,开这种玩笑完全不是八木前辈你的风格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偶尔这样不也不错嘛?”八木从他身上起来,看起来很开心地笑道,又立马准备走回房间————像是要逃避什么似的。

    “已经很晚了,早点去睡啊,晚安。”说完便留绿谷一个人呆愣愣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关上的房门。

    “八木前辈怎么.......”绿谷挠着头,他似有所觉,又立刻否定心中的想法,暗自腹诽自己,真是的这又不是玛丽苏电视剧,怎么可能啦。

     也不知房门对面的室友,失落又庆幸地呼了口气,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喃喃道:“想什么呢......”

    说起来他和绿谷认识也有三四年了,当初是因为自己急需住的地方,而对方又急需有一个会帮忙打理家务的室友才会一拍即合,签了字住到一起的。

    一开始对自己公司的这个后辈也不是很了解的,因为在不同部门,做的事情差别很大也聊不到一块去。他自己性格谨慎认真,也不会多问,而出久那时面对自己还很腼腆内向,话也不多。

    后来怎么熟悉起来的呢?突然回忆起什么的八木忍不住勾起嘴角,连眼角的弧度都是温柔的痕迹。

    [明明那么一个害怕却总是能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真是......]

    社会上可不需要只会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又不会讨好上级的职员,可是......真的很特别不是吗?这样的人,敢在会议上提出上司绝对不会认可的意见什么的。

   虽然不知道那个叫轰焦冻的家伙是什么想法,至少现在他才不会把人让出去,无论作为室友,还是,作为......
   
   八木俊典坐在床边,左手掩住嘴,蓝眸里充满了决心又带着些许道不明阴郁
   ********

    新的一天,新的空气,新的绿谷出久————带着黑眼圈的。

    八木哭笑不得地把早餐递给他,用不着这样吧?只是拒绝一个人的表白而已。

    绿谷欲哭无泪地戳这盘子里可爱的煎蛋,“你不懂,他可是部长啊。”要是措辞不当,绝对会被报复吧?降职什么的。

    八木作为前辈觉得有必要表明下态度,他清了清喉咙:“咳,嗯,放心吧,实在不行,我中午去找你,救救场,嗯?”

    绿谷咬下吐司,重重地点了点头,像看待救命恩人般充满感激,憧憬的眼神:“嗯!”一定要来啊八木前辈。

——————————————

  TBC

    新年快乐各位小可爱_(:з」∠)_

   下回不出意外就是大三角了_(:з」∠)_

   

   

   
 
   

评论(1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