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之

关注我的小可爱戳进来看看~
关注必知:没心没肺喜欢跳坑,经常挖坑不填,那是因为我不想写了,你可以催更,催填坑,写不写看我动力

封面是我家周先生,她超可爱!!!

吃评星人,没有评论可能会跳坑或者失踪死亡,喜欢文的一定要多评论啊

绑画:@M猫
QQ1042180353欢迎扩列催更
纯写手,吃杰埼,all出(偏心欧出轰),all27,all新(主琴新),尼吉,主角总受党,基本上不吃不是主角的受,有的话那我对那个角色可能是真爱(目前没有)

经常躺在冷坑和xie教中出不去,比如杰埼(光头受xie教),比如伏黛(跨次元的bg恋),比如说琴新,欧出(冷到没朋友)

ut除了猹右没有什么cp不吃,主食sf,pf这部游戏突破了我主角总右的下限,事实证明sans右也很美味。
以及!!!打死不吃逆cp和对家(切爆,轰爆,爆轰,6918之类的)【划!重!点!】,别和我提,我会让你原地爆炸●v●


垃圾文笔,写不出好东西,一切全靠脑洞撑着。

[欧出轰](奇怪的大三角)

标题: *偶然间发现上司对自己窥视已久回到家告诉室友后被壁咚告白*

  梗源自sp《大叔的爱》,超好笑的bl短剧,推荐。  

  cp洁癖勿入,私设剧毒慎入,cp:痴汉上司轰(25)→认真平庸部下直男久(27)←贤妻室友欧(29)      

  恋爱使人ooc
        1     2
——————————————

   绿谷出久,27岁,一名普通的社畜,今天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踏进了公司的电梯。一想到要面对刚和自己表完白的部长,他的心不由得沉重起来。

  [要是部长今天生病就好了,或者出点小意外也可以啊……]

   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绿谷出久用力把头往电梯的金属壁面上一磕,发出沉重的叹息声“唉————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幸好的是电梯里没有其他人。

  而此刻被他惦记着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才不迟到早退缺勤的好部长,轰焦冻,比以往还早了十分钟到公司,坐在部长专属席位上,期待着他的到来。

  ***********

  “绿谷先生早啊!”

  “早啊山口。”

  “早上好,组长!!”

  “松本早上好啊。”

   尽管心里有所准备,但在看到坐在椅子上敲打键盘的部长时,绿谷出久的动作还是不自觉地僵了一下。

  而昨晚刚表完白的轰·罪魁祸首·焦冻却看上去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冷淡地点了点头,“早上好,绿谷。”

  这让绿谷不禁松了口气,“早上好,部长”却又感觉有些不快,或者说,失落?

   [男性追求比自己大的人时往往会展开相当猛烈的攻势呢]————这是来自最近突然迷上小狼狗的芦户的原话。

   不过现在在绿谷出久看来,也只是句闲聊时的玩笑罢了,他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心安理得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嘛,毕竟也是二十几的人了,猛烈的攻势什么一听就不适合轰部长嘛。]

*************

   但是……是他自己的错觉吗?从刚才开始就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在自己全身上下游走着,仿佛要把他扒了一样。

   发下手中的工作,绿谷出久伸了个懒腰,眼睛“不经意”地往轰焦冻那里一瞥,发现对方正拿着手机对着自己。

    轰焦冻一脸清冷,眉目间还蕴着岁月沉淀后的成熟稳重,他拧着眉,修长纤白的指节在手机屏幕上轻点着,旁人看来他是在认真工作。

    但忽然想起昨天的照片事件的绿谷出久却不这么认为,他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求您认真工作啊!!!部长,一天到晚到底在干什么啊!(╯‵□′)╯︵┻━┻]

   轰焦冻却对此毫无察觉,[啊……]他用手掩住扬起的嘴角,[拍到了好东西,要好好保存才行。]
 
   手机屏幕中绿谷出久伸着懒腰,眼皮半抬起,漂亮的绿眸不经意地斜看着屏幕,连眼角都带着些许慵懒的妩媚,像只可爱的波斯猫一样(轰焦冻语)

   他用大拇指摩挲着屏幕,冰凉的触感传到指尖,轰焦冻却觉得心尖痒痒的,像被什么东西轻挠过。

  *************

  而直到午间,绿谷出久才意识到对方真的有好好履行“小狼狗”的职责展开猛烈的进攻时,已经为时已晚。

  被逮到某个鸟语花香,阳光明媚的角落的他,看着轰焦冻手中那两层便当盒怔了怔。

  “为你做的。”轰焦冻顿了顿,用某种异样的语气道“爱心便当。”

   绿谷·不为所动·出久歉意地笑了笑,拒绝的话刚要脱口而出,就被对方塞了一筷子的天妇罗,美食下肚的绿谷出久顿时没忍住两眼发光地道“好好吃!!!”

   之后他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等一脸飨足的绿谷清醒过来时,敌人已经温柔地靠近他,擦拭着绿谷嘴角不小心沾到的芝士。

   很显然,在这个“魔王”面前,绿谷·勇士·出久毫无反抗之力。

   轰焦冻把碰过自己心爱之人的嘴角的手帕叠好,塞进胸口的口袋里,像是对待什么易碎品一样。

  眼里含笑的对上绿谷的视线,忍住想揉一揉那头柔软的绿发的冲动,见好就收地道:“那就这么定了,晚上记得来。”

   绿谷出久:“……”啥呀?定了什么?

   然而对方没给他反应的机会,收拾好那被吃得干干净净的饭盒,留下一句“你要是喜欢以后还做给你吃”就溜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绿谷出久:他是谁?他在哪?刚刚发生了什么?他答应了什么?( ❛ v ❛)???

  不得不说这一招“趁你病要你命”的猛烈进攻,让毫无防备的绿谷出久成功进入副本【养肥了再吃】&【送羊入虎口】
   ************

    4:50,最终还是搞明白自己答应了对方什么绿谷出久,坐在厕所间的马桶盖上,深深地吸了口氨气,然后又沉重地叹出“唉——”

    尽管还在犹豫着,但他也知道毕竟答应了的事情,毁约什么还是不太好的,而且只是普通的庆功宴而已,应该没什么事。

   目光落在自己手中的手机屏幕上,[得和八木前辈说一下才行],而后编辑起发给室友的信息。

                   我今晚没法回去吃饭  :Midoriya
                了,不用等我啦(。•́__ก̀。)

All Might:怎么啦?

                    公司刚搞定了笔大    :Midoriya
                项目,部长亲自开庆功宴
                算是party,不过估计得
                 喝酒

All Might:这样啊,部长是昨天告白
              那个?中午有点事所以没
              赶过去,没出问题吧?

                                 没事儿……   :Midariya

                   好吧敌人太强大了TVT:Midoriya
                   便当我没吃,吃了他的

All Might:……
                       16:55

All Might:我做的没他好吃?
             ⊂[┐'_'┌]⊃
 
                                才不是!!   :Midoriya

                      八木前辈做的料理   :Midoriya
                是最棒的!!!(ง •̀_•́)ง

               只不过他做的东西都是  :Midoriya
               八木前辈你平常没做的
             就像一个是西式,一个是
               东式,没法比较。
                
All Might:……:)

                       不过在我心里八木 :Midoriya
                    前辈的还是最好吃的!

All Might:【摸摸头.jpg】

All Might:晚上少喝酒,实在不
             行就用我跟你说的那招

                                    放心吧。:Midoriya
                      
                      绝对不多喝,酒里兑:Midoriya
                   饮料什么职场挡酒招式
                    我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
                    绝对不给老师您丢脸
                     (๑•̀ㅂ•́)و✧

All Might:嗯

All Might:【一脸欣慰.jpg】
            结束后给我打个电
            话,徒弟
       
                            好的(◍•ᴗ•◍)ゝ  :Midoriya

  其实从早上开始绿谷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只不过一直没当回事儿。如果他知道事情之后会朝更糟糕上方向发展的话,他大概打死也不会去庆功宴。

  然而,这世界上最不需要的就是如果,事情迟早会发生,让我们为五点准时下班,一脸心仲忧忧准备去参加庆功宴的绿谷先生默哀1分钟。

   ************

  今天让绿谷心情跌宕起伏的事情有很多,不过都抵不上当他看到另一个部门的室友出现在庆功宴上时的心情来的复杂。

  对方还在和同事聊天,而一旁有所察觉的丽日解释道:“拿下这个项目可不止是我们部门的功劳,你那个室友呆的部门也出了很大的力呢,怎么啦?他没和你说?”
                 
  绿谷出久:“…………”心情复杂,总有种被对方背叛了的感觉?明明八木前辈什么也没做错。

  大概是这边的视线过于强烈,八木俊典似有所觉地偏过头,如海渊般深邃的蓝眸里掠过转瞬即逝的暗芒,很快又若无其事地朝绿谷笑了笑,递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还没等他有所回应,就被同事拖到角落,吃东西去了。一边心不在焉地咀嚼着鸡块,一边等着什么。

   没一会儿果然接到了来自“老师”的短信————【我也是下班才被通知过来的,别吃太多炸鸡块,小心明天喉咙痛】

   得到满意答案的绿谷出久哑然轻笑,[八木前辈有时候真像个老妈子]嘴角扬了扬,又很快压下去,不过依旧没逃过一直关注他的某两人的眼。

   不知何时慢慢蹭到他身后的轰焦冻,启唇:“要吃蛋糕吗,绿谷?”

   被着实吓了一跳的绿谷,手抖了抖,差点拿不稳手里的红酒杯,略带不满地转过身,准备脱口而出的拒绝在看到轰焦冻手中的蛋糕时被硬生生卡在喉咙里,上不上下不下的。

   看到他纠结的表情的轰,轻吸一口气,按耐住心底那份悸动,用食勺舀了一块,伸到绿谷嘴边,眼里的意图显而易见。

   [啊啊啊啊啊……我肖想了很久的限定蛋糕!!!]

   “不用了。”挣扎了很久的绿谷最终还是————“我自己来。”屈服于敌人的yin威之下。

    双眼发亮地接过那散发诱人香气的蛋糕,一脸飨足地品尝起来。

    同时绿谷·直男·出久心里也有点心虚地想着[这算拒绝吧?很明确了吧?应该有好好的拉开距离了吧?]
  
    要是他的幼驯染兼gay圈大佬爆豪胜己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狠狠地戳着他的脑袋怒吼道:“你tm是傻【哔——】吗?要拉开距离就好好拒绝掉他的东西啊!你tm不担心他在里面放spring药吗?!你tm就不担心自己吃了他的东西他得寸进尺提出什么要求?!还是说你tm当对方是好人,不会下手啊啊啊啊???”

    而绿谷估计会弱弱地回一句:“又不是小说电影,哪有那种那么套路又老套的情节啊。”
 
    然后爆豪胜己便会讥讽地嘲笑着他,“所以说感官迟钝,情商低下的直男真是活该被人【哔——】”

   直男·超讨人嫌·久大概还不知道很多事,比如——
    #质变是量变的必然结果#
    #艺术高于生活,却源于生活#
    #是好人,不代表不对你下手#

    不过不管怎么说,此刻正享受着蛋糕的绿谷显然不会在乎那些,所谓——【被美食冲昏了头脑,馋欲熏心】。

    在不远处注视着一切的八木俊典,笑了笑找个借口撇下友人,朝他这边走来。

    “出久。”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老实说他从没听过前辈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喊他的名字,毕竟平常的前辈对他已经很温柔很纵容了。而现在这个语气明显时温柔得让和他相处了三年的绿谷怀疑对方是否在处于盛怒中。

    吓得他手里的食勺一抖,差点又没拿稳。

   “嗯?”还没等绿谷先开口,轰焦冻就率先对上了八木俊典的视线,向来冷淡又面瘫的他,竟然扬起嘴角微笑地询问道:“你是……”

    而眼神却有些让人有点发怵。

    八木俊典眼里的笑意微滞,又不着痕迹的洇开,含笑地伸出手,宣示主权:“我是出久的室友兼前辈,八木俊典,您是出久的上司吧?久仰大名。”

    轰焦冻垂下眼帘,收回嘴角的幅度,伸出手回握,淡淡道:“轰焦冻。”然后薄唇微启,吐出含在嘴里酝酿很久的四个字————“久仰大名”

    纵然是还沉浸在美食中的绿谷出久就也感受到了:
  
    这两人 可能不大对盘。

————————————————

   TBC

  妈呀今天真的要哭死了,这份发出去太不容易了,早上手抖把编辑了两个星期的文删了,天tm都快塌下来了,被迫重新打,很多都很早之前的,没什么印象,硬撑着跪着打完了。(;´༎ຶД༎ຶ`)快安慰安慰我

    大家闻道修罗场的味道了吗?

评论(34)

热度(205)